我要投稿
当前位置:首页 新闻资讯 > 史海钩沉【史海钩沉】毛泽东不爱在厕所方便,原因竟是·······

【史海钩沉】毛泽东不爱在厕所方便,原因竟是·······

  • 2019-04-12 11:23:36
  • 来源:天水周刊
  • 编辑:一周天水网
  • 4708
  • 1
  • 0

毛泽东为何不爱在厕所方便

正文开始之前

先给大家普及一波“知识点”

准备好

知识点来啦

1959年,毛泽东上了庐山,,一走进蒋介石、宋美龄的庐山官邸“美庐”别墅便大声说道:“蒋委员长,我来了!”他十分欣赏这栋温馨的别墅和典雅的庭园,虽然江西省委和庐山管理局为主席专门修建了芦林一号别墅,但他还是乘车回到“美庐”别墅里睡觉休息。他还在这里的二楼会客室约见了已经二十年没见的贺子珍,这次1个小时的会面之后,他们再也未见过。现在的美庐已经开放给普通游客参观。


“美庐”厕所里只有马桶和小便池,毛泽东入住以后不习惯用马桶,让工作人员重新装上了蹲便器。于是,我们今天在庐山还可以看到这个景观,当然,蹲坑居中,地位最尊贵。


搬好凳子都坐好

正文来啦


夜很深了。窑洞里,几件湿衣服被阎长林他们烤在大炕前的火坑旁,已经快干了。李银桥又去灶坑里熄熄火,回身看到毛泽东不是翻《辞海》、就是查《辞源》,一会儿又吸着烟静静地思考什么问题……

这时,周恩来轻手轻脚地走了进来,毛泽东抬头问道:“什么事?”

“我想来谈谈钟松,谈谈敌人的36师。”周恩来近前答话。

毛泽东却皱起眉来说:“你来得不是时候呀!”

周恩来一怔,还没明白毛泽东的意思,毛泽东又说:“我要去解手……”说罢抓起两张纸就大步向外走,走到门口交代李银桥,“你拿把铁锹帮我去挖坑。”

周恩来把自己带来的手电筒递给李银桥:“你们去吧,我在这里等。”

李银桥拿着手电筒,在院子里找了把铁锹,紧跟着毛泽东身后出了村,用手电筒照着路,一直走到一块野地里。

院子里有个小厕所,李银桥不知毛泽东为什么要到野外来。

村外的野地又湿又潮,四周静悄悄的,只有夜空的星星在天上眨着眼睛,再有就是村上传来的几声狗叫……毛泽东找了一处土坡,指一指坡下说:“就在这里吧。”

李银桥第一次给毛泽东挖便坑,便试着挖了一个尺把长、半尺多宽、一铁锹深的长方形土坑,再将坑两边垫上些土,用脚踏踏平:“主席,你试试吧。”

毛泽东站过去试了试:“嗯,好么,很好。”

毛泽东蹲下去解手,可能是大便困难,李银桥听他很费力地直憋气……

李银桥站在一旁小声问:“费劲儿吗?”

“不妨事!”毛泽东缓了一大口气说,“用手电照一下,我吸支烟。”

李银桥打亮手电,引得村上的狗又叫了起来。毛泽东说:“胡宗南还不如这村上的狗哩!”

毛泽东吸着烟,烟头燃着的红点儿在黑夜中时明时暗地闪现着……

“你不解手?”毛泽东蹲着问。

“我现在不解。”李银桥站着说,“你拉屎我也拉屎,万一有了敌情怎么办?”

毛泽东在暗中笑道:“你警惕性很高么!”

李银桥说:“我是干这个的,卫士就是卫士!你拉你的屎,我办我的公!”

听到毛泽东还在笑,李银桥又说:“意想不到的事情总会发生,关键是思想上每时每刻必须有所警惕,有所准备。”

“讲得好么!”毛泽东在暗中说,“胡必成说你的记性好,没有白夸你!”

李银桥一时不知再说什么,毛泽东也就不再说话了。

又过了好长一段时间,毛泽东就那么不声不响地一直蹲着,四周静得出奇,就连风吹草动的声音也能听得清清楚楚……毛泽东终于站起身来了,李银桥立刻上前、打亮手电、用铁锹将土坑填平。

两个人开始往回走,李银桥忍不住问:“你为什么不在院子里的厕所大便呢?”

“我嫌它臭!”由于看不清毛泽东的脸,只听他这么说。

李银桥又问:“在延安你跟老乡们聊天时用手捏大粪,怎么不嫌臭呀?”

“此一时,彼一时也。”毛泽东边走边说,“银桥呀,你是在么时候考虑问题呀?”

“躺下睡不着的时候。”李银桥回答。

“那你拉屎的时候想不想事情呀?”毛泽东又问。

“不想。”李银桥回答得很干脆。

“你不想我想。”毛泽东忽然靠拢了李银桥,挤挤眼睛幽默地笑道,“我躺下去了就要困觉,只有拉屎的时候好想问题。”

李银桥忍不住笑了:“拉屎也能想问题?”

毛泽东提高了声音认真地说:“当然!院子里的厕所那么臭,能想出好主意吗?”

“是不能。”李银桥一边回答,一边笑得险些岔了气……

回到窑洞,毛泽东见周恩来还坐在大炕上,烤干的衣服也被叠好了放在一边,便将自己在解手时刚刚想好的一个歼敌计划告诉了周恩来……

两个人先在一起进一步分析了敌情,8月16日敌人钟松率领的36师已经兵出榆林,到了镇川堡,随即又兵分两路,派出123旅向东直逼乌龙铺,钟松自己统余部直扑沙家店,企图与敌29军刘戡所统的7个旅会合,逼迫我军背水一战。

在绥德会师后的敌军主力,留董钊的第1军军部及其第1师守备绥德、米脂,刘戡所统的7个旅在南尾追不舍,挤压在背;钟松与刘戡南北相距不过50公里路,东向封锁了黄河渡口,西北控制了咸榆公路,把我党中央前委机关挤在葭县、米脂、榆林3县交界的狭小地区--北面是长城、长城外是沙漠,西面是榆林河、无定河,河水正值泛洪期;东面是黄河,南面是敌人的重兵,与四面的敌军形成合围之势!

我晋绥野战军第三纵队在司令员许光达的率领下,也已于8月16日撤出榆林外围,火速赶往乌龙铺一带,接应和掩护中央前委安全转移;由于中央机关8月18日没有东渡黄河,而是直线向西、依然留在陕北;彭德怀便又派许光达率三纵队死守乌龙铺,用“就是敌人的炮弹落在身上,也不许后退一步”的死命令以确保毛泽东和党中央的绝对安全!

昨天--8月19日,也就是李银桥跟随毛泽东的这一天,许光达接到毛泽东在雨中发出的电报后,立即率三纵赶到乌龙铺和沙家店之间的当川寺,与刘戡亲自率领的两个半旅接了火;我军将士顽强作战,勇猛冲锋,曾一度打到刘戡的29军军部,捣毁了他的指挥大营。

自定义html
赞(1)

网友留言评论

2条评论
 
文明上网 礼貌发帖 0/300
声明:频道所载文章、图片、数据等内容以及相关文章评论纯属个人观点和网友自行上传,并不代表本站立场。如发现有违法信息或侵权行为,请留言或直接与本站管理员联系,我们将在收到您的信息后24小时内作出删除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