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当前位置:首页 人文天水 > 写作天地【天水周刊美文】周风诗歌欣赏

【天水周刊美文】周风诗歌欣赏

  • 2019-04-11 17:34:06
  • 来源:天水周刊
  • 编辑:一周天水网
  • 4788
  • 6
  • 0

周风诗歌欣赏

遍地乡愁


一、草木一生

一个人经历了一天
然后,坐下
从容地写出每一个字
为身旁疯长的草木
说出赞美
然后,就挨着草木
听月光里的静
这么多年过去了
其实,我早已经习惯
和自己说话
和一草一木说话
随心,随性
安坐一处简单如初
不辜负自己的小
以及卑微

二、一方土地

他托着乌黑发亮的罗盘
从地头走到地脚
再从地脚走到地头
来来回回,反反复复
把脚下这方土地
拿捏推演了好几遍
最终选定一坨,安放
二爷的风水宝地
就好似当年
二爷要在这块菜地上
新盖三间瓦房
他也是举着这块罗盘
在瓜熟蒂落的季节
给二爷挑选金银满钵
儿孙满堂的宅基地
转眼一年,转身一世
二爷去了该去的地方
作为二爷生前的
忘年交,他佝偻着腰
迈着踉跄的步子
揣测这方土地的厚薄
以及阴阳两界
二爷的前世与今生

三、清明祭

小时候
每年清明节前夕
父亲都要带我们来到
山背后那块自留地
在靠近后地埂
不远不近的位置
两排高低不一的坟堆
把这块沉重的土地
隔成一个大大的“回”字

培土插幡,烧香点蜡……
我们祭奠完先人
父亲总会蹲在田地头
安祥地吸颗烟
高祖父(母)长眠在这里
曾祖父(母)长眠在这里
祖父(母)长眠在这里
前几年啊
大伯父(母)也长眠在这里
都是一颗烟的功夫

如今,我们离开故乡
已经二十多年了
我的父亲母亲年事也高了
他们身体还很硬朗
前几天,我独自去上坟
当我在先人们坟前
跪倒的一刹那
心头莫名地一疼
故乡啊,当我老了
这块黄土地
还能否接纳我这个

外乡人


四、故人,故乡

我是家乡的故人
我是村庄的故人
我是场院的故人
我是碌碡的故人
我是老屋的故人
我是家门口那棵杏树的故人
我是村西头那口凉水泉的故人
我是村东头山神土地庙的故人
我是清明时节
山背后那方先人坟地的故人

一转眼的功夫
离开故乡二十多年了
我成了回不去故乡的人
我成了故乡的匆匆过客
我成了故乡永远的外地人
想念我的故乡
如同我的三魂和七魄
早已融进了故乡的泥土里
和着雨水和地气
一起翻腾发酵

五、正午的场院

一粒麦子洒向天空
迎风生根,发芽
几场大雨瓢泼落地
满山满洼的绿
醉了远处的群山
醉了近处的牛羊
醉了村庄上空缕缕炊烟
醉了场院四周啄食的老母鸡
正午的风从川地开始
自西向东,刮过
把碌碡身上沉重的枷锁褪去
晌午的场院,空旷寂静
有人斜靠在地埂边打着盹
两头老牛伏在草地反刍
偏西的日头不愠不火
一万粒麦子做着一万个梦
十万粒麦子蛰进十万个麦垛
这个季节,适合它们
谈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爱
一次不明不白的冲动
过后,成千上万的麦子
在大地上争相分娩
生儿育女

六、碎爸曲解了我的本意

三十年前的某个黄昏
是仲春,还是孟秋
记忆不是太清晰了
当时的感觉
天气似乎不热,也不冷
好像还下过几场小雨
巷道里湿漉漉的
天刚刚擦黑
亲房的大爷家院子里
就挤满了人
本家眷的几个小孩子
也钻进人群里探头张望
突然间,厢房屋里
爆发出哭天跄地的喊叫声
场面一片混乱,我感到
莫名的害怕和恐怖
那一天傍晚
大爷终究没能逃过宿命
不吃不喝
在炕上躺了七天七夜后
走了
在弥留之际
村里的老人给他穿寿衣
我挤过人群
爬在窗口想再看一眼
生前那个疼过我,惯过我
给我讲过古今
给我大结杏、梨子吃的大爷
哪怕最后一眼也好
可是眼尖的碎爸
不分青红皂白
一把从领口把我提起
扬手扔进院子里
转身走时,还不忘
狠狠地警告我:滚远点
没大没小的东西
啥热闹你都要凑哩!
其实啊
碎爸曲解了我的本意
小孩子懵懂的内心世界
大人们怎么会在意
在那个年代
在那个特殊场合
我理所当然的就被忽略了
(此文发表于2019年4月11日第15期《天水周刊·天水文苑》版)

自定义html
赞(6)

网友留言评论

2条评论
 
文明上网 礼貌发帖 0/300
声明:频道所载文章、图片、数据等内容以及相关文章评论纯属个人观点和网友自行上传,并不代表本站立场。如发现有违法信息或侵权行为,请留言或直接与本站管理员联系,我们将在收到您的信息后24小时内作出删除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