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当前位置:首页 人文天水 > 写作天地【天水周刊】台利军诗歌欣赏

【天水周刊】台利军诗歌欣赏

  • 2019-03-07 15:05:19
  • 来源:天水周刊
  • 编辑:一周天水网
  • 44588
  • 110
  • 0

台利军诗歌欣赏



听说,腊梅已开成春的样子

是下山看梅的
听说,腊梅已开成春天的样子
听说再迟些时日,便开成夏天的样子
到时候,再寻梅
就不是一件雅致的事
于是,把上山时的心情
重新整理出来,把脱下的臃肿的衣服
重新穿上,把放进袖筒的双手
重新放出来。下山时
山上的一切,还在睡梦里
如一只蛹的梦
可惜我,以听说为借口
过早醒来

原来的样子

看不见飞鸟的日子
是它们收起翅膀的日子
南飞的一些,也算在内
落叶的一去不回,与飞
没有什么关系
不落的一些,也算在内
适合竹蜻蜓的一种冬眠,在
小寒与大寒之间纷扰不安
所有企图叫醒它的人
都是有罪的,举着它的人
也算在内


每一扇门的后面
都有一双眼睛
风沙一样的人,落进去
好歹,都是一种归还
不用说
空,有多好
满,有多好

在桥上

那些更冷的空气,在这里
停了下来,等着被晚归的人
触摸
河面被冰遮挡
一滴水,回不到河里
被一双注视的眼睛
收藏

来意

走在雪上的脚,怕留在
腊月里的脚印太唐突
才轻了又轻。可脚
不是一片雪花,不能藏在
另一片雪的身上
不踩出些脚印来,这麦场上的空
就成了一个村庄的空
成了一个院子的空
成了一把锁的空
于是我,必须表明来意
你看,这脚印
我就是春天离开的那个人


腊月,把山阴的积雪
献出来。
寒羊,把去了皮的肉身
献出来。
土猪,把失血的头颅
献出来。
人们,把血迹未干的刀
献出来。

画荷

山风寒,从山路上来的那个人
手里捧着的梅枝,消瘦无语
用来温酒再好不过的想法
被一碗浅酒浇灭了
荷已尽,只剩莲蓬独立
就把梅枝也插进瓶里
那时,门外的菊花
依着竹篱,长短不齐的风声
和从前一样从门前经过。桌案上
一笔淡墨


自上一场雪后
我一直在窥视雪退去的步伐
看它让出屋顶,看它
放弃大地,看它退出视线
这种离开,与在院子里看
在山顶看,在路上看
没有什么关系
以至于,看不出
它的来意

通往冬天的路

叶子越落越厚
路,变得拥挤了许多
可这决绝的落势,在立冬时节
来势汹汹又低眉顺眼
踩轻点也就过去了
春日的红花枯萎在梅瓶里
只能走上一页纸
如一些鲜亮的名字刻上石头
没有失己之痛,没有

乍见之欢

(此文发表于2019年3月7日第10期《天水周刊·天水文苑》版)


自定义html
赞(110)

网友留言评论

2条评论
 
文明上网 礼貌发帖 0/300
声明:频道所载文章、图片、数据等内容以及相关文章评论纯属个人观点和网友自行上传,并不代表本站立场。如发现有违法信息或侵权行为,请留言或直接与本站管理员联系,我们将在收到您的信息后24小时内作出删除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