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当前位置:首页 本地资讯 人文天水 > 秦州墨韵春节的味道

春节的味道

  • 2018/2/13 17:19:38
  • 来源:天水周刊
  • 编辑:一周天水网
  • 3418
  • 0
  • 0
年是一摊烟歌
郭永锋

(一)


正月十五的夜晚,明月给古镇涂抹了一层银光,连最阴暗的角落也似乎明亮了许多。随着欢快的锣鼓声,下街的烟歌从朱家巷老榆家摆开阵势,向杨家寺街上的黄金地段银行门口进发。而上街的不甘落后,从马莲滩李永胜家整装待发,地点小学门口。银行有钱,买来了上万响花炮,已经等候多时,一看见烟歌的灯火簇拥而来,赶紧点燃花炮,那花炮声震耳欲聋,噼噼啪啪响个不断,锣鼓喧天,嬉闹声,吆喝声,汇聚一片,于是下街沸腾了,扶老携幼,欢度一年中最为热闹的时刻。
当然上街人也不示弱,小学好歹也是镇上的大单位,接待烟歌自然不敢马虎,烟酒糖茶,早在腊月就备好了,专等这个吉祥的夜晚。烟歌一入场,鞭炮响起,上街呈现出一片热闹的海洋。
两支烟歌队,多年来竞争激烈,可十五的晚上,从来不较劲。在联络人的协调下,在小学门口重新组建成一支浩大的队伍,下街的锣鼓走在队伍的最前头,然后两副高鹞子伞组。左右开弓,舞动着、高唱着,然后是一帮小孩组成掌灯队,纯真可爱,化妆的漂漂亮亮;男扮女装的小旦组、主演组、花杆组、旱船队、狮子队、舞龙队,最后是上街的锣鼓队,这阵势是一年中难得的和谐团结,上下两街的烟歌猛子把手言欢,紧紧跟在队伍的后头,相互夸赞,互相祝福。此时全街的人紧跟其后。这是几千年流传下来的大玩花灯的传统内容之一。杨家寺一条主大街,十几条次大街烟歌队必须是要经过的,所到之处,家家户户灯火通明,鞭炮阵阵,迎禧纳福,欢闹不已。
(二)
说起杨家寺的烟歌,源远流长,源自于秦风的《蒹葭》可能是最早的烟歌歌词了,杨家寺就是西县故里、西陲古镇,西陲曾是先秦文化的重要源头。
秦人给周天子牧马有功,封爵赏赐,因而强大崛起,遂称霸天下。故而家乡的烟歌高亢明亮,韵味悠长,是一道独特的文化特色,所以一代代相传至今。我记得秦岭乡的花杆舞前几年作为非遗文化在北京汇演,受到专家的高度评价,而秦岭与杨家寺比邻,地域上其实是一家。花杆舞中所用到道具花杆,其实就是牧马的鞭杆,上下翻舞,踏着鼓点,伴很有节奏演唱内容表演出来,成了世界上独特的艺术形式。而杨家寺的花杆,形式上稍加改良,在短花杆的基础上,加长,不是上下翻打的表演形式了,但却具有群舞的魅力,两幅花杆七人来舞,一头一个人,另一头分叉成三人。主舞者左右两手各执其一,所以分离出六个人,按锣鼓节奏跑动起来,形式花范,扑朔迷离。比邻两乡的花杆舞差异很大,究其原因,秦岭乡的表演的是先秦牧马的舞蹈,杨家寺却变化发展了,舞动的是秦统一天下的辉煌,一人舞动六人,那是破灭的六国,是舞动的天下,花杆上用气色彩纸剪成细丝缠绕,象征着马的鬃毛。众所周知,马是战国的重武器,而秦人拥有大量的马匹,他们在战争中拥有了王牌的杀伤力,天下何不归一。

历史是向前发展的,杨家寺的烟歌在保留了先秦韵味的同时,不断改进,一直发展到今天,魅力超群,成为春节一乡人庆祝丰收,欢度佳节的最美丽的风景。


(三)
杨家寺的烟歌表演形式多样,但以唱为主,虽不登舞台表演,只要有块空旷的场地,三五个人在一起就能演唱,形式很自由,所以也叫地摊子,一般在夜晚演唱,所以又叫黑社火。表演时借助灯火,锣鼓琴弦,唱腔铿锵绵长,这种表演形式可以追溯到先秦,是他们在庆祝丰收,或祭祀天地、或迎亲嫁娶时文艺表演的形式。
文化大革命结束了,“破四旧”运动破过了,好些书画烧完了,古董玩物砸坏了,烟歌停唱了。1978年,生产大丰收了,群众不再为生活发愁了,政治环境轻松了,我的父亲、三队的杨爷、四队的杨爸,还有好多烟歌猛子聚在一起,心里痒痒的,压抑了十多年的烟歌总是不安然地从嗓子眼里往外冒,杨爷说今年唱,那一年春节开唱了。下街的锣鼓一响,上街的烟歌猛子坐不住了,第二年也开始了表演。
腊月,父亲、杨爸,还有好多人聚集在杨爷家,开始排练。我的叔父当过老师,会画画,经常为烟歌队画旱船,我们那时还小,总跟前跟后地去看排练,耳染目濡,也能唱一句,可是先天嗓音不足,唱过几回自然再没有自信去唱了。但看烟歌,那是十足的有瘾。年年唱,年年看,越看越有情趣,越看越有感想,且影响我的读书,我至今不会很好地朗诵课文,原因就是拿起书来,用烟歌唱腔唱,像七言诗基本是唱会的,《长恨歌》、《琵琶行》也是如此。一次给学生讲授律诗,我给学生范读一边,又给学生唱了一遍。学生笑得前仰后合,没想到一直时尚郭老师居然会唱烟歌。就是我写此文时,那《彦贵卖水》、《打樱桃》的旋律萦绕在脑海,挥之不去。当然那个时代的春节没有电视电影,更没有手机聊天,文化生活比较单调,似乎过年就是烟歌的世事。
(四)
前面讲过,杨家寺的烟歌有上下两摊,且一直暗中较劲,有时两家表演地点不足五十米,两摊烟歌唱起来,更加欢乐,鼓乐喧天,人山人海,间或炮声阵阵,一个偏僻的山村小镇,何其张扬。正因两家竞争极为激烈,也就不断促进杨家寺烟歌的繁荣发展。
杨家寺烟歌的唱词是老辈一代一代口传下来的,且内容十分丰富,积极健康向上,很少有低俗的语句,那么“破四旧”破什么呢?像《十个字》,每一个数字,却演绎着一个历史故事,“一个字,一支箭,平贵西凉招姻缘,好酒灌醉女代战,私讨令箭出三关。”“三个字,三桃园,董卓要谋汉江山,王司徒定下美人计,凤仪亭吕布戏貂蝉。”父亲经常给我讲解故事内容,有板有眼。虽说我家是大家庭,但父亲却是地地道道的文盲,一生与田地打交道,可正是因为喜欢唱烟歌,懂得的历史故事何其多,这些故事基本源于父亲的讲述,在讲述中不忘发挥几句自己的见解,对故事人物的评价,也对我以后的文化修养打下了基础,为我的做人提供了最低的底线。
跑旱船,需要技巧,穿跑起来顺水顺风,交叉过往,跌宕起伏。旱船也叫花船,男扮女装,在船中小步快跑,故而轻盈欢快,跑一会,停下来。然后男女对唱,讲述着男女青年的爱慕之情,弘扬者爱情的魅力,《蒹葭》可以说是部分烟歌的源头,反映远古劳动人民对爱情婚姻生活向往。是啊,一方水土养育一方人,一切艺术都源于生活,杨家寺虽寓居西北的一个偏僻的山野,但确是长江流域,峁水河流入西汉水,注入长江。峁水河到底有没有船只行驶,这个我说不准,也许有吧在远古时代。像渭河,现在也不是没水了,但杜甫来时,水势很大,来往要坐船的,还有些老年人小时候也划过船,可以推断当年应该是有船只的,不然怎么会派生出这一艺术形式来。
舞狮,是下街独特的表演形式,而舞狮必须要会武术,已故的王根田,练得一身好武艺,他引狮子,何等厉害,舞动起来,虎虎生风。老百姓在年节时分最喜欢狮子舞,驱邪镇妖,向往宁静的生活,让那些邪恶远离家园。每当烟歌表演时,附近的人邀请狮子在厅堂院落狂奔一圈,寓意这一年家道平安,老少吉祥。而上街没有狮子舞,却耍龙灯,两条龙飞舞起来极为壮观。
而我最喜欢的却是类似大戏中的折子戏一类烟歌,有故事情节,人物形象鲜明,通过简单艺术处理,进行化妆,在锣鼓丝竹声中走来,贴近生活,贴近群众。杨春和的《韩湘子度灵英》,吕沧海的《大保媒》、李牛牛的《牧牛》、杨爷的《张连卖布》、杨牛子的《彦贵卖水》等,曲调好听,诙谐打趣,不时引来阵阵欢笑声,丰富了春节的表情。可惜这些人都一个个随着他们人物形象走了,每每想起来,让人悲伤感慨。父亲坐阵,一般不化妆演出,和三队的杨爷、四队杨爸指导,统领烟歌队。八六年我在紧张的复习高考,有一天晚上父亲回来,洗油彩的脸,我问他:“今晚你演出呢?”“是,”不紧不慢却满脸笑容。第二天满街都在谈论,深藏多年,昨夜见真身了!可惜一代烟歌猛子,儿子却没欣赏到化妆表演,但是在平时的漫烟歌时听过看过,也就化解了我内心的遗憾。
(五)
大凡从杨家寺走出来的人,都会唱几句烟歌。有时同学朋友聚会,不去卡厅唱歌,就在饭桌前漫起烟歌来了,唱着唱着有人掉眼泪了,想家了,许多往事涌上心头。前年腊月远在新疆的小卫杨义和深圳的宝玉,谈到过年时分要回来,虽说在外打拼,见过大世面的人了,突然说道家乡的烟歌,想看了想听了,我们聊天的气氛忽然凝重了许多。遗憾的是曾火热的烟歌,在商业大潮的冲击下,没人学习演唱了,而老一辈会演唱的艺人,纷纷谢世。年轻人谁来顾及这种古老的文艺形式了,家家户户大彩电,宁肯看电视剧玩手机,也不愿意看烟歌了,没有市场了,家乡的烟歌是不是退出历史舞台呢?
好在还有一拨人,不忘初心,致力烟歌的挽救,像徽县文史馆工作的曹鹏雁、天水市盐业局工作的老榆,前几年联系上街的李永盛,整理了许多唱词,至于音韵旋律难度很大,没有专业的人去挖掘整理了,这很让人牵挂。老榆这几年跑来跑去,每到星期天联系杨家寺健在的烟歌艺人,在郊野拍视频,录演唱音,保存了许多,但是一个人的力量毕竟有限,岂不遗憾!
(六)
年是什么?可能不同的人回答不一样,而我或我们这一代从杨家寺走出来的人一定会不约而同地回答:年就是地烟歌、黑社火。就像东北人对二人转的迷恋,“宁舍一顿饭,不舍二人转”。

又到了年根,我想起了父亲,想起了杨爷杨爸。他们走了,烟歌留下来,我想在这个春节联系几个人会唱烟歌人,好好唱唱,让年更会有味道,更有深意,同时也纪念老一辈烟歌猛子给留下的我们无尽财富!


赞(0)

网友留言评论

2条评论
 
文明上网 礼貌发帖 0/300
声明:频道所载文章、图片、数据等内容以及相关文章评论纯属个人观点和网友自行上传,并不代表本站立场。如发现有违法信息或侵权行为,请留言或直接与本站管理员联系,我们将在收到您的信息后24小时内作出删除处理。
0938-8526261(新闻) 0938-8526261 18993819984(合作及广告) ICP备案号:陇ICP备17001937号甘公网安备 62050202000157号
版权所有天水华文传媒有限公司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ICP经营许可证号:陇B2-2005025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