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当前位置:首页 人文天水 > 写作天地【校园· 秦州区牡丹中学】张淑兰||年关琐事

【校园· 秦州区牡丹中学】张淑兰||年关琐事

  • 2021-02-04 10:12:51
  • 来源:天水周刊
  • 编辑:一周天水网
  • 48705
  • 0
  • 0

年关琐事

秦州区牡丹中学   张淑兰

(一)

“老婆子,这些大萝卜、胡萝卜好新鲜,你清理清理,等咱儿子孙子回来了吃吧!”

“嗯嗯,就你记得,我还等两儿子、儿媳妇、孙子孙女呢!这些绿头的萝卜,红心的胡萝卜都是咱自个儿种的,听说是什么绿色食品,哈哈,吃着可健康呢!”

老太婆在院子里乘着暖阳尚好清洗着白菜和萝卜。

李老汉佝偻着腰,在自家院落的土窑里翻捡着一年来积攒的白菜萝卜和土豆。他要将最好的食材留给在外工作的大儿子一家和外出务工的小儿子一家。腊月二十八,他们就该回家过年了。去年小儿子回来了,大儿子工作忙,没回家过年,今年他们都说要回来,老两口可高兴了。这些天都忙里忙外的,打扫家里的卫生,连墙角屋顶的蜘蛛网都清理掉了。土厕所里铺了砖块,把能看见的脏物遮盖了起来。因为大儿媳妇在土厕所里呕吐不止,下面没拉出去,上边全吐了出来。七十八岁高龄的老两口看着心疼,就想出了这个办法,忙乎了两天才完成了这个壮举。李老汉告诉老婆子这下大儿媳能屙出屎了,不用再遭罪了。忙完这些,老太婆将一年多没烧的土炕用柴草烧得烫手,把一切潮气晦气都烧掉,然后铺上最好的被褥,在土炕的周围都围上了崭新的墙纸,她想,这样儿媳妇一定能睡个安稳觉了。


(图源网络)

“老头子,家里的卫生我看应该没啥问题了,但这些菜是不是有点单调啊?明天逢集,你去再买些别的菜来,咱孙子可不爱吃。”

“啥,还买啊!鸡肉猪肉早就准备好了,他们说来的时候买了鱼的,这就挺好了嘛!”

“我看也是啊,那你快点,这会子暖和,咱早点洗干净了,就等他们来过年。”

“好嘞!”

老太婆哼哼着秧歌“正月里来是新年啊……”,李老汉在土窑里也跟着哼哼“家家户户挂红灯……”

﹙二﹚

李老汉的大儿子儿媳在本市工作,孙子也上初中了。大儿子李瀚单位放假都好几天了,他与媳妇商量好了今年要回老家过年的。所以这几天他没得闲,给二老买了好多东西,从衣服蔬菜小食品到药品都一一备齐了,收拾了一大包。腊月二十八晚上,李瀚问老婆:“媳妇儿,明天咱就回老家吧,回去还要准备过年的东西呢!”

“回回回,你就知道回老家,你心里还有咱娘儿俩吗?你没看见今天一早又落雪了吗?这么冷的天,你是要冻死我吗?你也不问问儿子愿不愿意回去呢!”

“爸爸,我很想回去,老家有很厚很厚的雪,我可以尽情地玩雪啦!妈妈,咱回去吧,奶奶都说了给你的炕烧得最热了。”儿子哀求道。

“哼,就你多事,要回你回去。那鸟不下蛋的地方,炕烧得再热,蜷缩在被洞里,屁股烫得受不了,头顶又冻得生疼,你们是木头吗?”李瀚的妻子敷着面膜,被儿子的一句话气得秀目圆瞪,把原本敷得很平展的面膜弄得起了皱褶,不得不对着梳妆台重新整理。父子俩谁也没说话。李瀚知道妻子的脾气,说一不二,但东西都准备好了,再说给家里的二老都说过了要回家过年的,这会子变卦多令二老伤心啊!于是就陪着笑脸对妻子说:“咱又不是小孩子,也是从农村长大的,扛扛就过去了,再说也就三四天时间嘛!”

“哼,说得轻巧,就三四天时间,你可知道我是怎么熬过来的吗?钻在那被洞里,一股土炕味夹杂骚臭味,被子和褥子那么脏,墙角的蜘蛛网吓得我晚上都不敢睡觉,还有那厕所怎么上啊,你总不能让我只吃不拉吧?”李瀚的媳妇越说越生气,把脸上敷着的面膜一把撕了下来,甩在了李瀚的脸上,砰地一声关上了卧室的门,在里面居然大哭起来。李瀚也生气了:“你不去就算了,明天我带儿子回老家好了。”

这下惹恼了妻子,只听卧室里乒乒乓乓一阵乱砸,李瀚的妻子冲出卧室,歇斯底里地嚎叫,并撕扯李瀚的头发,发了疯似地说:“你们谁也不许回去,要回去就别想再进这个家门。”儿子在一旁吓得大哭,李瀚想快过年了,这样嚷嚷多不好,就一句话都没说,任妻子发泄。

第二天,李瀚早早准备好了行李,就去叫还在睡觉的妻子。他想妻子也就是发发脾气,并不会真的不去老家过年的,因为去年他们没回去,今年说啥也得回去,算是对父母尽一点点孝心吧。可谁知妻子披着睡衣冲出来,将准备好的东西甩出了家门。

李瀚看着在楼道里滚动的西红柿,散落一地的药片,瘫坐在了门口。

﹙三﹚

“妈妈,妈妈,我能看看你都给爷爷奶奶买了什么东西吗?”

“不能,在火车上呢,别人看见多不好啊!”

“我就要看嘛,你给爷爷买白虎膏了没?爷爷腿疼,这个买上挺好使的。”

小女孩稚嫩的声音在车内回旋,很多人都投来了赞许的目光。小女孩不顾车子的颠簸就打开了包裹的拉链,她从包里拿出了给奶奶买的新袄,又翻出了爷爷的棉暖鞋,她甚至戴上了爷爷的新帽子,在车厢里伴着鬼脸,学起了爷爷说话的样子,逗得很多人都笑了。小女孩翻了好一会儿,才从包裹里找出了一大袋药物,这都是给爷爷奶奶买的,治头疼感冒的,治胃痛胃酸的,治高血压高血脂的,治胳膊腿儿疼的……小姑娘还在翻找,她爸爸拦住了说:“别再找了,爷爷奶奶常年吃的药都在这里,爸爸没忘记。”车厢里有人问“这些药没经过医生的诊断能给老人家吃吗?”“哎!村里没有医生,老人生病了要打电话找其他村子里的医生,麻烦得很,所以只要有医生来村子,就把平时的不舒服给医生讲,医生会开出一张单子,照着买药,如果有哪里不舒服,吃上就好多啦,咱庄稼人的命贱。”好多人听了点点头又摇摇头。

下了火车,李老汉的小儿子李厚一家去超市,买了很多爷爷奶奶爱吃的饼干,五香牛肉、驴肉、鸭肉,鱼肉……足足有两大包。李厚高兴地说:“大(方言,意为爸爸)和妈在村里辛苦一辈子了。过年了,怎么着都得让他们享受享受,虽然这一年我们打工也没挣到多少钱,但父母老了,这样的年我们还能过几次啊!”他媳妇儿也说:“是啊是啊,从我嫁到你家,我们就东奔西走,很少顾及家里。老人家除了自食其力外,还给我们结余了很多粮食,说来也确实很惭愧啊!”他们的女儿蹦蹦跳跳地说:“爸爸妈妈,快点儿啊!去村子的班车快要开了。”

﹙四﹚

腊月二十九,李老汉和老伴的年货都准备好了,就等两个儿子儿媳孙子孙女回家过年了。

中午刚过,李老汉就坐不住了,自言自语地说:“今天的班车怎么到现在还不来呢?老婆子,会不会不来了?”

“咦!也是啊!难道他们都不来了吗?不会啊!两儿子都说了今年是要回老家过年的啊!”

其实,这时候还早,才下午三点多,平时班车到村里就四点半左右了,可今天,李老汉老觉得时间过得很慢,每一秒都像被拉长了无数倍。他在院子里转来转去,一刻也不停歇。李老汉侧着耳朵听车轮滚动的声儿,差点儿错把摩托车的声音当成班车的,可细细想想又摇了摇头。

一分钟,两分钟……李老汉盯着墙壁上的挂钟,熬到了四点钟,他急切地对老太婆说:“赶快走,去村边看看,接孙子孙女去。”


(图源网络)

老太婆丢下手中的活就跟着老伴去了村边,班车来时常停在村口的那颗白杨树旁。老两口依着树干翘首期盼。

呜呜......班车终于鸣叫着停在了路旁。

“爷爷奶奶!”小孙女从人群中挤出,抱住了爷爷的胳膊摇晃着。奶奶一眼就看见了小孙女,可她的目光依然在车窗里搜寻。等所有人都下车了,奶奶终于忍不住问:“我的大孙子呢?他们不是说好了今天也来吗?”

没有人回答奶奶的问题,只有腊月的寒风叫嚣着。

爷爷对着呼啸的冷风长长地叹了口气,风儿带着爷爷的叹息飘向了远方……

赞(0)

网友留言评论

2条评论
 
文明上网 礼貌发帖 0/300
声明:频道所载文章、图片、数据等内容以及相关文章评论纯属个人观点和网友自行上传,并不代表本站立场。如发现有违法信息或侵权行为,请留言或直接与本站管理员联系,我们将在收到您的信息后24小时内作出删除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