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当前位置:首页 人文天水 > 写作天地【校园·秦州区娘娘坝镇娘娘坝中心小学】张兰||时近年关

【校园·秦州区娘娘坝镇娘娘坝中心小学】张兰||时近年关

  • 2021-01-28 16:22:48
  • 来源:天水周刊
  • 编辑:一周天水网
  • 415112
  • 0
  • 0

时近年关

文/秦州区娘娘坝镇娘娘坝中心小学 张 兰

时间如白驹过隙,转眼间,一年又过去了。

望着窗外光秃秃的树枝和在寒风中瑟瑟发抖的麻雀,让我陷入了时光的吝惜中。一年中所有的一切都已成为搁浅在生命里的记忆:快乐的、痛苦的、成功的、失败的……

年关是一个很有温度的词语,更是一段歇息灵魂、感悟过去、憧憬未来的安静时光。在漫漫人生路上,年关就是一个过渡句,一座座桥梁,将昨天和明天连在一起。它是一年的结束,又是来年的开始。它既可以记下我们昨日走过的深深痕迹,也可以种下我们来年的新芽。


每当年关,我总爱回忆童年时过年前的情景。人们匆匆的身影,在置办年货的路上。最喜欢跟着父亲去赶集了。父亲一手紧紧地拽着我,一手拿着褶褶皱皱的毛票在镇子的摊位前转来转去,挑拣着最便宜、最实用的年货。买完后,再给我买个五分钱一个的棉花糖,买一把各种各样的上天猴(我最喜欢的一种炮)。舔着蜜一样的棉花糖,高高举着上天猴,我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每当年关,妈妈就日夜缝制着全家人过年的衣服。我躺在被窝里等待妈妈给我拆洗棉裤,屁股上那个大洞被妈妈用一个苹果型的布补上了。针脚很细、很密,像专门做上去的刺绣,让伙伴们羡慕不已。外婆做着过年的食物,那些玉米面多白面少的黄色馒头,只是过年才能吃上的佳肴。孩子们无忧无虑地玩耍,好像要把一年的快乐尽情挥洒在这段时光里。匆匆的身影很少停下来思考一年的得失,只想把拮据的生活过得体面一点。

虽然有凉飕飕的风,虽然车水马龙,人山人海,虽然没有更多的钱置办更好的年货,但每个人的脸上都洋溢着笑容,都满足于目前的状况,都享受着年关时该有的幸福。

随着社会的进步,人们的生活有了极大的变化。年关更加成了人们最美好的时光,也留下了最温馨的记忆。走进年关,年味愈来愈浓,街道上热闹非凡。置办年货的人行走在大街小巷,有的扶着老人,有的带着孩子,有的和朋友一起,三五成群,也有的独自一人,他们都在收获着年关的一份快乐。集市上叫卖声、讨价声、欢笑声,形成了一曲庞杂的旋律。彰显着人们的美好心情,也显示着国家的太平安康和经济繁荣。集市上的年货琳琅满目,都是喜庆的模样。有年画、窗花、灯笼等古文化的传承,也有新型电子产品、美食产品、服饰产品等等的呈现。那一幕幕场面,就像年华一样搁置在我的记忆里,让我怀想着,温暖着,感受着,不愿忘记。

年关,对于一个在外面工作的人来说,是一段最重要的时光。每当这时,他们的乡愁就像春天里的小草,无边无际地蔓延,又像施过肥的禾苗疯狂的生长起来。回家的念头愈来愈浓,愈来愈激烈。

每当年关,在外的人们像潮水一般涌向车站,每个电视台的新闻中都是清一色关于春运的报道。那些拥挤的场面中、那些嘈杂的声音下跳动着几亿颗激动的心,涌动着几亿份炽烈的回乡情。家就是他们奔赴的目的地,像磁石一样吸引着他们。

2020年,是脱贫攻坚的收官之年,家乡的村容村貌都有了巨大的变化,家乡像一位慈祥的母亲,敞开胸怀,翘首而望,盼望着她的孩子们归来。

回家过年,是每位父母心中对孩子的等待,也是孩子给父母最好的礼物。走进年关,父母都会扳着指头天天计算孩子的归期,那种心中的喜悦会让他们的皱纹舒展很多。

然而,2020年是一个多灾多难之年。新冠疫情于2020年初在中华大地上蔓延开来,像一群巨大的魔兽,从武汉开始,以迅猛的速度几乎席卷了整个中国,给人们带来了灾难,形成了恐慌。我国人民在党中央的领导下,在正确的决策下,众志成城,顽强地抵抗疫情。全国医护人员在钟南山等教授的带领下,为我们负重前行。不仅治愈了众多患者,还研究出了新冠疫苗。然而,这样的成果都是用医护人员的生命和血汗换来的。

当新冠疫情在全世界蔓延时,我国又受到了外境输入患者的重大冲击。作为一个泱泱大国,作为一个维护世界和平的大国,我国是绝对不会关起门来,只顾自己安危的。因此,疫情一直很严重,党和国家的担子很重,医护人员的担子很重,每个公民的担子也很重。

近期,国内多地出现散发病例,疫情动态再度牵动人心。春节能不能回家?春节返乡有什么要求?成为人们最关心的话题。多地发布通知,倡导务工人员非必要不回乡,在务工地点过年;确有需要返乡的,需要严格遵守当地的核酸检测、备案、隔离等防控要求。

时近年关,各个港口、关口、车站,工作人员的负担都在逐渐加重,与往年不同的是,这种压力不是人流量的增加,而是对疫情的防控。对每个人要进行各方面的调查、检测、排查,按核酸检测的阳性和阴性结果进行分类隔离、治疗。工作人员负担加重,回乡人员心情凝重,年关再也不是那个温暖的模样。每个口罩下面都是一张沉重的脸、一副心痛的表情。每个关口不再是温馨的与家团聚的提示和祝福,而是关于防护疫情传播的凝重话题。

不管游子有多心切,不管家人有多心焦,外地回来的人都不能与久别的亲人来个拥抱,而是在村口先接受询问、检测、备案,甚至隔离。

带着美好的心情回家访亲,刚到村口,就被执勤人员堵住了。他们详细地询问着我们近期的情况,问我们有没有接触疫区来的人员,给我们查体温,备案。俨然是公安人员的模样。虽然被他们的精神所感动,也难免有点不舒服。家乡和我们之间隔着的不仅仅是一道防线。

往年热闹的集市也萧条了许多:年货稀少、人影稀少、声音稀少、车流稀少,就连空气也是空旷而凝重的。走在小镇的街道上,很难见到熟悉的面容。往年那些卖衣服的摊位不见了,只有几家店铺“门前冷落鞍马稀”,在那里苟延残喘;那些菜贩子的车不在了,只有几家长期的果蔬铺子开着门,时不时地进去一个人,提着一点菜走了出来;年货还没有上市,听那些常年卖年货的人说今年不进货了,进来也没人买。我不知道该用怎样的文字来填补这种时空的迷茫,该用怎样的文字来记录这沉甸甸的痕迹,该用什么文字来表达心中的痛。

往年一到年关,人们总是要问:你回家过年来吗?你什么时候回来?回来了咱们聚聚。而且每年都有几次大聚会,和家人的,和朋友的。那些说不完的话题,那些诉不完的离愁和思念,那些对一年来的总结,那些对未来的憧憬,都夹杂在热腾腾的饭菜里面,夹杂在醇香的酒水里面,夹杂在人们洋溢的激情里面,温暖着每个人,激励着每个人。这时候,心与心没有距离,人与人没有隔阂。每一句问候,每一个眼神都让人感到温暖,让人兴奋不已。但是今年,不论是国家的规定还是个人的心里,聚会都是一个非常忌讳的名词,就像一颗疫情的种子,随时都有发芽和疯长的危险。

就是在路上见到一个人,都会疑惑他是不是从疫区来的?身上有没有携带病毒?一个口罩,一个眼神让本该和气的人们生分了许多。亲情无法传递,友爱无法施展。一种无形的冷漠横在每个人心里,让每一个场面都失去了该有的温度。

“祸不单行”“塌房又遇连夜雨”,这向来都是人们不愿遇到的事,然而却是一个很难避免的事。2020年的冬天,出奇得冷,是近十来年最冷的一个冬天。2020年也是多年来冷得最早的一年,用寒风刺骨、冰天雪地、滴水成冰这样的词语来形容它,一点都不过分。严寒让人们冰冷的心冷到了极点,这雪上加霜的境遇让今年的年关显得没有温度、没有生机!满眼都是萧条、沉寂和凄凉。

痛定思痛,2020年,虽然多灾多难,但国家的进步还是很大的:全国脱贫,是举世瞩目的胜利;抗击疫情的巨大成效,是让全世界羡慕和佩服的成绩。2020年,是一段灰色和红色交叉的记忆,是一段痛苦和快乐并存的记忆。全国人民虽然还在疫情的笼罩中,但是我们已经看到了新的曙光。2021年的崭新面貌已经暂露头角。

如果人类真要经受这段灾难,那么人是无能为力的,只能把灾难降到最小;如果这些灾难有人类自身的原因,我们就要深度反思自己。回顾过去,我们既要发现和记住曾经的低谷和痛苦,又要渴望未来美丽的风景和美好的生活,更要种植新的希望。生命没有轮回,过去的就让它过去,一切都会是历史的痕迹。再悲痛,时间也不会重来。

年关是一个新的开始,新年是一种新风景,一种新向往。过去和未来是两个不同的事物。我们无法改变过去,但完全可以展望未来。但凡过去,都是序章,我们不该死死抓住过去的痛,我们应该腾出手来拥抱美好的未来,创造未来的甜。

明年的花照样会五彩缤纷,明年的树照样会枝繁叶茂。新年,新征兆、新征程。我们要丢下生活的包袱,迎接2021年的到来,奋斗2021年。这样,2021年将会是一个平安、祥和、繁荣、腾飞之年。

一切如诗、如画、如梦,让它在我们的计划和奋斗中酝酿生根发芽吧!

赞(0)

网友留言评论

2条评论
 
文明上网 礼貌发帖 0/300
声明:频道所载文章、图片、数据等内容以及相关文章评论纯属个人观点和网友自行上传,并不代表本站立场。如发现有违法信息或侵权行为,请留言或直接与本站管理员联系,我们将在收到您的信息后24小时内作出删除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