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当前位置:首页 人文天水 > 写作天地【一周天水网】何万红||两袋洋芋

【一周天水网】何万红||两袋洋芋

  • 2020-11-05 16:16:00
  • 来源:天水周刊 一周天水网
  • 编辑:一周天水网
  • 4777
  • 340
  • 0

两袋洋芋

文/何万红

李老头头也没回。他忘记了冒烟的嗓子,把疲惫的身躯陷进冰冷的座位,一种逃离的感觉是那么的强烈……

天刚麻麻亮,李老头就早早地起来。人老了就念旧,他一直有个心事,就是想去城里看两个侄子。

老头六十多了,但身体硬朗,干起活一个年轻人还陪不住。老头两个儿子,都在建筑队打工。大儿子两口子人“扎实”,会过日子,两个孙子都在外地读书。二儿子始终是老头的一个心病,儿媳妇在城里陪孙子上学,不到一年时间,就跟上人跑了。孩子又回到了乡下上学,扔给了老两口。

不过孩子们还都孝顺,每个月都给老两口生活费,也常回家看望,没操的闲心。再加上两个人的养老保险和退耕还林的补助,他的钱基本花不完,还算阔绰。

城里的两个侄子,父母走得早,在他们最困难的时候,李老头视如己出,没少帮助过他们。如今出息了,都在城里工作。这些年偶尔电话联系联系,很少走动,李老头甚是挂念。

急忙一番洗漱后,李老头拿出他喝茶的家当,坐在炕边背靠着窗台,一个一百瓦的电炉子,一个被茶锈裹着看不见颜色的小瓷缸子,一片馍馍斜立在电炉子旁边,两个玻璃茶杯洗得透亮。煮茶的水是他从后山沟挑来的泉水,茶叶不好但水好,煮出来的茶还是香喷喷的。这水可比城里的矿泉水好多了。

老伴在厨房,忙活了一早上。他唤来正在厨房忙活的老伴,一起喝完茶,一顿简简单单的早饭,就算结束了。

李老头装好两袋子洋芋,都是挑最大个的。两桶二十斤的清油,胡麻榨的。乡里人进城转亲戚,也再没啥拿得出手的东西 。


村子离镇上,十多里地,没有车。李老头用绳子背着两袋洋芋,老伴提着两桶清油,一直送到车站。上了车,司机还给这些东西起了两个人的票。但老头心里高兴,也没说啥。

一路上有人聊天,说去城里转亲戚,要多拿东西,进门后放下东西立马走人,这样才受欢迎。老头把他们的话全当耳旁风,左耳朵进,右耳朵出。心想我是去看我亲侄子,又不是外人。我一不向他们借钱,二不求他们办事,只是想看看他们。快七十岁的人了,说不定哪天眼一闭,脚一蹬,啥都不知道了。顺便也去城里转转。

车到站已中午了。背着一百多斤的洋芋,走了十多里路,再加上汽车一路的颠簸,他肚子里的一片馍馍和几杯罐罐茶,早已消失得无影无踪。李老头先把东西寄在了一个水果摊跟前,就近找了一个牛肉面馆,要了一碗面吃完,感觉没怎么吃饱。再要一碗可能吃不完,一碗又没吃饱。想了一会还是算了,一碗面七块钱,就一碗清汤。再说今天已经花的够多了。侄子家把饭做上了咋办,还是把剩下的汤喝完算了。

吃完饭,李老头掏出电话,先给大侄子打,可跟昨晚一样,没打通,也没回给他。大侄子好像是哪个单位的二把手,可能忙吧。二侄子在城里教书,昨晚打电话说好接他的,可人还是没来。

李老头回到水果摊,背起一袋洋芋,提起一桶清油,向大侄子的家里走去。还好水果摊的老板是同乡,认识,给人家给了支烟,说了一下,就把剩下的东西寄那里了。

车站离大侄子家比较近,不到两站路。是一个较老一点的小区。小区门口有个看门老头,一天谁进谁出根本不管。小区中间有一块不大的空地,好像是原来的花园,时间长了没人料理,就成了一些老头老太太的菜地。

老头边走边瞟了一眼,里面种满了各种蔬菜,还有人种着几窝洋芋,到现在没挖。洋芋这东西种这里可不好吃,一般都长不大,即使长大,都是外表好看,吃起来一股水性味。可乡里的洋芋再小,它都有洋芋本身的味道。这也许就是水土和环境的原因吧。

老头来到大侄子家门口,已经是气喘吁吁,必定年纪大了。敲了几下门后,门开了。

大侄子打开门惊讶地说:“叔你咋来了?大老远的,来就来还带啥东西,快进来。”侄媳妇赶忙说:“东西先放外面吧!”李老头想大老远带来的东西咋能放外面呢,丢了咋办?没多想就背了进去。

实在是没力气了,嗓子里直冒烟。老头一进门,就把东西放了下来。大侄子怪怨说:“叔,你来咋不先给我说一声,我派人去接你,快坐下。”老头啥也没说,用袖子擦了擦汗,坐了下来。

侄媳妇话也不说了,两只眼扫视着浑身上下满是泥土的李老头,木地板上那袋洋芋落下来的土,还有进门后没有换的鞋子,满脸嫌弃的表情。

老头看出来了侄媳妇的意思,把屁股挪到了沙发边上,两只脚收起来,紧紧地并在了一起,像个犯错的孩子,浑身上下都感觉不自在。他也不敢再动了,生怕他一个不小心的动作,自己身上的土落在人家屋里。

“给叔倒杯水。”大侄子似乎觉得有点难为情,他想打破僵局,急忙说。

“哦!”侄媳妇一副很不情愿的样子。

一杯白开水端过来,啥也没说放在了茶几上。

“咋不给叔放点茶叶?”

“你那么多茶,我咋知道放哪一种!” 侄媳妇显然很生气的样子。

大侄子也再没敢说啥。

“早上来的时候刚喝过罐罐茶,白开水就行。”李老头接上话茬说。气氛显然有点尴尬。

老头看着眼前的一杯水,喉咙里哽咽着,不知道心里是啥滋味,始终没有端起来喝上一口。侄媳妇进了厨房,大侄子躺在沙发上,两只脚搭在茶几上,一直倒腾着手机。

过了一会,大侄子似乎想到了什么,喊了一声:“饭好了没?”

“急啥急,总不能把生的端上来吃吧!”厨房的门啪的响了一声。

“叔,先喝水”大侄子看了一眼李老头。

“不喝了,你们忙去吧,我走了。下车时吃过了,还要去一趟你弟那”说着老头起身就走。

大侄子连忙把脚放下来,搜寻着拖鞋。侄媳妇也从厨房里旋风般出来了。

“叔再坐会,吃完饭再去吧。哦,把昨天小刘拿来的那两瓶酒拿来,给叔拿上。”大侄子边说眼光转向朝媳妇。

“酒你不是早送人了吗?” 侄媳妇瞪了一眼侄子。

“不了不了,迟了就坐不上车了,你知道的我不喝酒的。”老头说着就往出走。

“叔,抽支烟,你看我这记性,咋给叔忘给烟了。”大侄子说着,拿起茶几上的一包烟,抽出一根,往老头手里塞。

“我还是抽我的,好烟没劲,我这烟劲大。”

“叔,我送送你吧。”

“算了算了,就两步路,送啥里。”说着话,老头便急匆匆下了楼道,只听见身后门啪的一声。

李老头出了门,感觉天旋地转,跟做了贼似的,好像所有的人都看不起他这个乡下人。一肚子的委屈,一肚子的气,却难以启齿。找了个没人的角落,点了一支烟抽了起来。

老头想起刚坐在车上时几个人的说笑,也许那话是专门说给他听的,也许那人也有过和他一样的经历。再也许就是城里的亲戚都是那个样子。老头心里七上八下不是滋味。

坐了一会,他给二侄子开始打电话,二侄子电话里说一会就过来,让老头等着 。老头也没了去二侄子家的心思,电话里给二侄子说,晚了就没车了,东西我给你寄车站卖水果的老乡那里了,说完就赶到车站,爬上了回家的班车。

刚发车,二侄子气喘吁吁地赶了过来。

“叔,咋这么快就走,我今天单位有事,下班迟了,去家里坐坐,吃点饭再回去。”说着硬是把老头往下车拽。

可这会的李老头,不管二侄子和大侄子是不是一样的人,二侄子家即使是天堂,他都不会去了,也不敢去了。

“不了不了,晚了就没车了,回去家里还有活。”老头死活不肯下车。二侄子没办法,连忙在老乡的水果摊上,买了一大包水果,塞到了老头手里。

车启动了,二侄子使劲地挥着手,李老头头也没回。他忘记了冒烟的嗓子,把疲惫的身躯陷进冰冷的座位,一种逃离的感觉是那么的强烈。这种感觉直冲他熟悉的乡下,他似乎看到,老伴正蹲在屋檐下认真地烧炕。

车上,李老头紧闭双眼,双手紧紧地抱着他冰冷的身体。他想,这段回家的路还很长,他得把这副冰冷的身躯送回老伴的热炕上。


自定义html
赞(340)

网友留言评论

2条评论
 
文明上网 礼貌发帖 0/300
声明:频道所载文章、图片、数据等内容以及相关文章评论纯属个人观点和网友自行上传,并不代表本站立场。如发现有违法信息或侵权行为,请留言或直接与本站管理员联系,我们将在收到您的信息后24小时内作出删除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