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当前位置:首页 人文天水 > 写作天地【一周天水】守得云开见月明 ——抗疫第二十天

【一周天水】守得云开见月明 ——抗疫第二十天

  • 2020-03-06 08:49:20
  • 来源:天水周刊 一周天水网
  • 编辑:一周天水网
  • 4162
  • 0
  • 0

守得云开见月明

——抗疫第二十天

文 / 张维平


(一)

早上出门买菜忘记了带通行证,只好在小区门口疫情防控点认真写下自己的名字和出入时间。

“谢谢配合!”社区工作人员微笑着对我说。

“该说谢谢的是我,辛苦了,保护好自己!”我有点不好意思,赶紧还上真诚的感谢。

说实在的,在这场特殊的战役中,我们在讴歌白衣天使、钢铁卫士的同时,真的不应该忽略这些守护在最基层的社区工作人员,在所有人以宅家为荣的时刻,他们连最必须的防护措施不能保障,但,至始至终坚守在防疫最前沿,紧盯着别人家门户的安危。

(二)

今天的太阳真好,毛绒绒的阳光轻柔地覆盖在温婉的藉河上,风情线上看不见行人,远处有三个穿着荧光服的环卫工人排成一行,精心的给每一寸水泥细胞消毒。空气似乎在与浓烈的消毒液进行着不屈不挠的地盘争夺战,让口罩背后的呼吸变得焦急而阻滞。马路边上有两个橘黄的老人推着一个垃圾车,走几步停下,把一堆垃圾铲上车,再推起车子朝前走,他俩没有言语,配合得很默契,戴着和我一样的一次性口罩。

假如这个时候所有人足不出户,这个城市会是什么样子呢?战胜病毒之后呢?


我没有勇气再往下想。

东团庄菜市场虽然不及往日繁华,买菜的人也不是很多,但三四个摊位的蔬菜还算齐全,基本的家常菜都有,两三家小超市也开门,水果摊位正常营业,只有熟食摊位集体关门闭户,提醒着人们:这是一个非常时期。

孩子点名要吃的牛肉卷没有买到,在返回的路上略一犹豫,我还是决定去光明巷碰运气。

十多天蜗居,几乎把以前得心应手,近两年又生疏了的饭菜重温了个过。私心深处,希望与孩子相守的日子,能补偿平日里忙碌时对他的亏欠。

光明巷菜市场基本恢复了正常运行,也有不少买菜的人。一家卖肉的铺子刚好开门。选了一大包孩子喜欢的食材,没有询问价钱,付了款,真心对店主说了一声谢谢。

这个时候能买到生活必需品已经是很知足了,更何况还能买到肉。

中午和孩子一起包饺子,不经意在厨房绘了一副难得的母慈子孝图。

(三)

午后明媚的阳光张扬着春天的温度,河岸轻拂的柳丝泛着淡淡的绿意,一群鹅悠闲的飘在水面,用极致安详的姿态描绘着“春江水暖”。河堤长椅上有三两个戴口罩的老人在晒太阳,给人一种岁月静美的错觉。路上开始有车辆来往,便桥上也有行人不疾不徐地走过。一场突如其来的灾难放缓了大多数人的生活节奏,也打乱了大多数人的生活习惯。

便桥下的旧船上栖着一只白鹭,慢悠悠伸着脖子张望,它优雅的风姿让我联想到“亭亭玉立”。忽然,扑腾一声,振翅跃起,又落下,就一眨眼的功夫,我的视觉被水面的旋涡弹回,才看清白鹭嘴角有一绺红色的痕迹在挣扎,是一条鱼的尾巴。不及我回视第二眼,白鹭脖子用力一仰,合上了粉红色修长的嘴巴,尔后,一只长腿抬起,落下,另一只长腿抬起,落下,如同芭蕾舞演员唯美的谢幕。还是当初一样优雅的姿态,长长的脖子举起高傲的头颅,仿佛什么都不曾发生过。

有谁能相信在如此美丽温情的画面之中,一场毫无悬念的杀戮刚刚发生、结束。我看不到水底惊慌失措的鱼群。暖阳传递给鱼儿一个春天的讯息,或许它们只是忍受不了水底的憋闷,仅仅想出来晒晒太阳,吐个气泡;也许它们正在交头接耳,窃窃私语,疑惑人类的世界为什么如此安静,以往的这个季节有顽童会扔馒头、薯片给它们的。好奇原本不是罪,所有的鱼们都没有注意到距它们不到半米的船舷上一双半开半合的眼睛。第一个发言的红鲤还没来得及发出一声呼叫,甚至连最起码的恐惧都在瞬间凝固了,它所有的惊惧、不解、愤怒和不甘的表示,是用尽最后一点力气甩了一下凄美的尾巴。

四散奔逃的鱼群潜回了水底,谁也不知道少了谁,水面恢复了原有的安详、宁静和五光十色。或许那条鱼到死都没有看清敌人真实的容颜,尽管它们生来连睡觉都大睁着眼睛。

我继续朝前走,与这一场自然界生存法则的生死博弈擦肩而过。河岸树木间隐着的广播里一遍又一遍重复着《告市民书》,无处不在的消毒水味道顽强地警示着人们:这个春节要用锥心之笔铭刻史册。

(四)

拐下便桥,沿着藉河风情线意外发现一簇迎春花圃间探出几抹嫩黄,仿佛星星的眼睛,明亮、调皮、生机勃勃,真应了立春当天最给力的一句网红宣言——没有一个冬天不可逾越,没有一个春天不会来临。

有人倒下了,用不可复制的生命给幸存者敲响了警钟;有人站起来了,用此起彼伏的温度考验着人类体温的极限;有人躲在家里创造着精彩纷呈的网红段子;有人逆流而上,以身拒险;有人奋不顾身,抱薪铺道。

有人说我不出门,就是对国家最大的贡献;有人说原来盼双休,而今乞上班;我望着不远处一个伛偻着背扫马路的老人,不知道该说什么才能让自己心安理得。

灾难终将过去,生活还得继续。

始作俑者,何也!

我脑子里突然闪过一个奇怪的念头,那个能让千门闭户,万径人寂的病毒到底长什么模样,会不会有点像红鲤瞳孔中白鹭的眼睛。

此念即出,我的眼前似乎飘过一对僵硬的鱼眼,心里一紧,不自觉摸了摸鼻梁上的口罩,匆匆向单位走去。


自定义html
赞(0)

网友留言评论

2条评论
 
文明上网 礼貌发帖 0/300
声明:频道所载文章、图片、数据等内容以及相关文章评论纯属个人观点和网友自行上传,并不代表本站立场。如发现有违法信息或侵权行为,请留言或直接与本站管理员联系,我们将在收到您的信息后24小时内作出删除处理。